Google与五角大楼的军事AI合作是怎么变成一场危机的?

发布时间:2018-06-11 10:13:48

Google与五角大楼的军事AI合作是怎么变成一场危机的?

  去年9月,Google管理层讨论该如何向公众披露公司与五角大楼签署的第一份重要人工智能合同时,李飞飞强烈建议避免使用A.I. 这两个强有力的字母。

  华盛顿电 李飞飞是新兴人工智能领域最耀眼的明星之一:既是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的负责人,也是Google Cloud搜索巨头Google公司最有前景的项目之一的人工智能首席科学家。没人知道她是如何同时胜任两项高难度工作的。

  然而,就在去年9月,当紧张不安的Google管理层讨论该如何向公众披露公司与五角大楼签署的第一份重要人工智能合同时,李飞飞强烈建议避免使用A.I. 这两个强有力的字母。

  《纽约时报》获得了李飞飞写给同事们的一封电子邮件,她在其中写道:“无论如何都要避免提及或暗示人工智能”,“AI 武器就算不是最敏感的AI话题,也很可能是其中之一。对想尽一切办法攻击Google 的媒体来说,这会给它们一次大好的机会。”

  李飞飞担心这份军事合同可能会给Google 带来不良影响,事实证明,这是她的先见之明。根据《纽约时报》查看过的文件、电子邮件以及与十几位现任和前任Google 员工的访谈表明,Google 与国防部的关系引发了一场事关生死存亡的危机,而这一切源于前者赢得了Maven 计划合约中的一部分份额该计划使用人工智能来解读视频图像,旨在提高无人机打击的精准度。

  它分裂了Google 的员工,引发了激烈的员工会议和内部交流,并导致一些员工辞职。这场争端让包括李飞飞在内的一些Google 高管深感痛惜,因为从道德上坚决反对这份合同的科学家与垂涎合同的销售人员之间往往存在着鸿沟,而高管们在试图弥合这一鸿沟。

  支撑着Google 惊人增长的广告模式激起了人们的批评,称它侵犯了网络用户的隐私,还支持可疑的网站,其中就包括兜售虚假新闻的那些。目前,Google 通过云计算服务实现未来增长的路径,已使得该公司因为对待武器的不同立场而分化成了不同的阵营。继续承接大额国防合同可能会赶走头脑杰出的人工智能专家,而拒绝这样的工作则会让它失去潜在的大额业务。

  支持者和反对者都认为,针对Maven 计划的内部争论实际上打开了更大规模的国防合同的大门。这场争论也促使约4000 名员工签署了一份联名请愿书,要求公司“发布明确的政策,声明Google 及其承包商都永远不会开发战争技术”。

  DeepMind 是一家位于伦敦的人工智能先驱公司,于2014 年被Google 收购。DeepMind 的高管们表示,他们完全反对军事和监控业务,实验室的员工已经对合同提出了抗议。两家公司之间的收购协议表明,DeepMind 技术永远不会用于军事或监控目的。

  已有约12 名Google 员工因为这份合同(Gizmodo 最先报道了此事)辞职。一位离任的工程师曾请求以克拉拉伊默瓦尔(Clara Immerwahr)的名字重新命名一间会议室,克拉拉是一位德国化学家,她于1915 年在抗议将科学用于战争后自杀身亡。《纽约时报》拿到的公司电子邮件称,Google 的纽约办公室出现了“做正确的事情”(Do the Right Thing)的贴纸。

  反对五角大楼合同的员工们分享了那些电子邮件和其他内部文件,它们显示,至少有一些Google 高管预料到了这些异议和负面报道。但其他员工也指出,微软和亚马逊等Google 的竞争对手正热衷于追逐获利丰厚的五角大楼业务。他们得出结论说,这些项目对公司的发展至关重要,没有什么可耻的。

  还有许多科技公司也在寻求军事业务,而且没有让所有员工都卷入其中。不过,Google 的根本理念和自我形象与别家不同。

  Google 内部这场冲突的导火索在于,Maven 的工作可能用于致命的无人机瞄准系统。之所以眼下这场讨论变得尤为紧迫,是因为专家们预计人工智能将在战争中发挥越来越核心的作用, 而人工智能是Google 的强项之一。

  去年8 月,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先是顺道拜访亚马逊,随后不久访问了Google,呼吁与科技公司进行更密切的合作。他对Google 的访问得到了媒体的广泛报道。

  许多同事加入了讨论,但通常他们都会听从李飞飞的意见。李飞飞生于中国,跟父母移民到新泽西州时,她只有16 岁,不会讲英语。如今的她已攀登到了科技世界的顶峰。

  李飞飞在电子邮件中表示,最终决定将由她的上司、Google Cloud 首席执行官黛安格林(Diane Greene)作出。不过李飞飞认为,公司应该将Maven 合同份额作为“GCP(Google 云平台)的重大胜利”来宣传。

  她还建议,在介绍该项目时要“极其谨慎”,并提及她一直公开谈论的“人本主义的人工智能”,她准备在3 月份的《纽约时报》专栏中讨论这个话题。

  她在那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如果媒体开始得知Google 正在秘密制造人工智能武器,或研发帮助国防工业制造武器的人工智能技术,我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被问到去年九月份的邮件时,李飞飞发表声明称:“我相信,人本主义的人工智能会以积极、善意的方式给人们带来好处。参与任何我认为是在把人工智能变成武器的项目,都是非常违背我个人原则的。”

  事实证明,Google 并没有向公众公布Maven。当持有反对意见的员工开始在Google 强大的内部通信平台上抗议时,公众才注意到Google 的“承包商”工作。

  Google 向员工承诺,公司会制定一套原则,用以指导其在承包国防和情报领域工作时,在道德雷区中做出抉择。Google 周二告诉《纽约时报》,正在制定的全新人工智能原则排除了将人工智能用作武器的可能性。但是,目前尚不明确这点要如何实现。

  公司员工称,在上周四一场全公司大会上,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说,Google 希望提出“能够经受时间考验”的指导方针。员工表示,他们希望接下来几个星期,这些原则能在Google 内部予以公布。

  在Google 和军方引起的两极化争议中,人们可能忽略了一些细微的差别。如果能够对无人机影响进行更好的分析,操作人员发现、辨别的能力就能得到提高,进而可以达到减少平民伤亡的目的。就算Google 退出,美国国防部也几乎不可能放弃对人工智能的开发研究。而且军事专家表示,中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已经在军用人工智能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

  然而,有些技术高超的技术人员之所以选择Google,就是因为Google 乐于接受仁慈、无私的目标。因此,他们对雇主最终可能和更有效的杀人方式有所牵连感到十分震惊。

  Google 的公司留言板和内部社交平台反映了这家公司与众不同的文化。这些平台鼓励员工大胆评价所有事情,从Google 的餐厅食物到公司的多样性措施,所有一切都可以畅所欲言。但是老员工说,即使在这个的工作场所,Marven 计划给Google 带来的混乱也比近期他们印象里其他事件更严重。

  交易的消息在内部走漏风声后,格林在每周全公司的周五大会上发表了讲话。据两位会议知情人士表示,格林解释称,这个系统不是为剥夺人性命设计的,而且它只是场比较小的交易,“只”值900 万美元。

  这并没有平息人们的怒火。据邀请函显示,Google 决定在4 月11 日举行一次讨论,呈现“多方观点”,参与者有格林、Google 人工智能研究员梅雷迪斯惠特克(Meredith Whittaker)和Google 副总裁温特瑟夫(Vint Cerf)。其中,惠特克是此次反Maven 运动的牵头人,瑟夫则因其在国防部的开拓性技术工作而被认为是互联网之父之一。

  由于值得探讨的点太多,他们在一天里针对这一话题展开了三次辩论,全球各地不同地区的Google 员工通过视频观看了这些辩论。

  据看了辩论的员工表示,格林坚持认为,Maven 计划并未将人工智能用于攻击性目的。惠特克则认为,很难对这项技术的使用方式作出明确的规定。

  上周四,Google 联合创始人布林在全公司大会上回答了一个有关Google 在Maven 计划中所做工作的问题。据两位Google 员工表示,布林说他理解这一争议,并且和佩奇、皮查伊都进行过大量的探讨。然而他说,他认为如果全球各地的军方组织都能和Google 这样的国际化组织亲密合作,而不是只和民族主义的国防承包商打交道,那会更有利于世界和平。

  Google 及其母公司Alphabet 雇佣了全球许多顶尖人工智能研究人员。一些研究人员在加州山景城一处名叫Google Brain 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工作,其他研究人员则分布在不同的小组,包括Alphabet 董事会成员格林监管的云计算业务。

  这些研究人员中的许多人都是最近刚从学界出来,有些人还保留着教授职位。英国人杰夫辛顿(Geoff Hinton)就是其中之一,他帮助管理多伦多的Google Brain 实验室,并且曾公开表示不愿为美国政府工作。1980 年代末,辛顿之所以离开美国前往加拿大,部分原因就在于他不愿接受国防部的拨款。

  杰夫迪恩(Jeff Dean)是在Google 工作时间最长、最受敬重的员工,目前负责监管公司所有人工智能工作。他在五月份举行的一次开发者大会上表示,他签署了一封信,反对用所谓的机器学习来研发自动武器它们无需人类扣动扳机,即可辨别目标并开火。

  位于伦敦的人工智能实验室DeepMind 被普遍认为是全球最重要的人工智能人才聚集地。如今,虽然它是一家独立的Alphabet 子公司,但它和Google 之间的界限很模糊。

  DeepMind 的创始人一直在警告人们人工智能系统的危险。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该实验室至少有一位创始人穆斯塔法苏莱曼(Mustafa Suleyman)和包括皮查依在内的Google 领导层一起进行了有关Maven 计划的政策讨论。

  显然,Google 静悄悄介入国防工作、不引起公众关注的可能性已经破灭了。李飞飞希望将人工智能排除在辩论之外的想法也是不现实的。

  Google 华盛顿办公室的高管艾琳布莱克(Aileen Black)在去年9 月的交流中提醒李飞飞:“我们可以引导关于Google 云的讨论,但拿到国防部项目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一项荣誉,我认为在我们想明白(怎么做)之前,需要先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