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省言:在俗世生活中沉默在旅行和摄影中爆发癫狂

发布时间:2018-06-12 21:37:52

余省言:在俗世生活中沉默在旅行和摄影中爆发癫狂

  这么叫的人,一致认为余省言的生活作息完全就是个老年人,晚上10点睡觉,早上5点起床。在大学中只知道读书和播音,熬夜、约酒、KTV、蹦迪从来叫不动,有这时间,她巴不得看看佛书听听佛音。

  然而在另一群人眼中,余省言自由又勇敢,说出去旅行,抬腿就走。15岁开始在蚂蜂窝上发表游记,大学期间行走过中国42个省市,出境2个国家,签约“中国图库摄影师”,活得多姿多彩,令人羡慕。

  旅行时的余省言完全是另外一个人,她说“生活里的我安静一点,有很多束缚,顾虑较多。而旅行的时候就很狂野,除了违法乱纪,什么都敢哈哈”。

  为了拍云海不惜徒步20公里;为了记录灵山大佛前一步一叩的虔诚,她守在山脚好几个小时;想看海豚从海面一跃而出拥抱朝阳的瞬间,小姑娘凌晨2:30就出发,跨越大半个巴厘岛。

  余省言说,“每个人对青春的定义不同,有人觉得青春就是每天熬夜喝酒蹦迪,第二天还能接着再来。不同的观点之间不需要过多去比较,每个人想法不同而已。我更愿意在旅行中体验我没有做过的事,去深潜、徒步、骑行...体验感受不同的信仰。对我来说,这是我赋予自己的青春。”

  从7岁起,爸爸妈妈只要有时间就会带着余省言去旅行,她的父母都是喜欢旅行的摄影爱好者。

  但是那时的她还小,只是跟着父母走马观花而已,想去游乐场,却硬被带去博物馆,委屈又无奈,丝毫没有主动权。

  转折点出现在余省言和二伯一起走甘南线,二伯也是一个喜欢摄影的老驴友,这一趟旅行,当真令她终生难忘。

  这一路啊,实在太磨人,这是余省言第一次走长线旅行,从火车硬座到无座,最后只能窝在靠近走道的吸烟区。过程是真的挺痛苦,但收获满满,她找到了自己喜爱的旅行方式。

  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摄影,用相机记录沿途所见所闻。同时也是她第一次亲近自然,看到藏传佛教,惊艳又震撼的美景、纯真温暖的小沙弥,一步一叩的虔诚朝拜者...

  “在自然和信仰面前,我觉得自己很渺小,觉得之前的旅行都不算旅行。看雪山沙漠湖泊草原等不同的景色,体验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这才是我喜欢并且想要去经历尝试的。”

  那是2013年,97年出生的余省言15岁。这一趟甘南之行后,她对寺庙、道观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每去一座城市必去转转采景,拍摄相关题材的照片。

  步入大学后,余省言和玉娥、大哥、宝宝三位室友组建了一个小团队。做好攻略,带上服装道具,探索武汉的大街小巷,拍人物写真。繁琐的交通、现实和理想的落差、四处跑的疲累,很快淹没在四个姑娘嘻嘻哈哈的说笑声中。

  不到一年的时间,武汉已经满足不了她们了,四个人结伴去湖南凤凰重庆等地,坐最便宜的绿皮火车,住最便宜的青旅,背包穷游。

  2017年余省言和好朋友刘画创办了微信公众号“一言一画ONE”,分享读书笔记和游记摄影作品,她们希望生活不止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琴棋书画诗酒花。

  “我生性热爱旅行,想把行过的路,见过的景,遇到的人,都收录进我的照片里。”

  “感觉你和旅行与摄影同时结缘,如果在旅行者和摄影家之间留一个最适合自己的标签,你选哪个?”

  “对我而言,摄影和旅行很难分开。如果不走出去,我对摄影不会有多于生活之外的感悟,正是这份感悟让生活在城市里的我,多了一份山川与湖海的归属感。”

  旅行、摄影,又回到旅行,循环往复,由此积蓄的力量,足够她应对生活中的困难烦恼,然后继续朝着想要的方向前进。

  首先,她想要在毕业后创办自己的摄影工作室,不困于老套的流程和模板,而是带有温情和个性,让到来的每个人都能发现自己的美和独特。“当然,这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现实点的规划是花三年在摄影行业里打磨,然后再去创业。”

  拒绝了纸醉金迷和灯红酒绿,余省言从看佛书听佛音中获取内心的平静安宁。在俗世生活中沉默,在旅行和摄影中爆发、癫狂与感悟。